柒、金麟豈是池中物(上)


  
  宮墨歆看了那玩意兒一會兒後就將東西放下,起身下了床,走到一旁有些雜亂,總之就是上面堆了很多東西──奇怪怎麼沒人幫他整理──的桌子上。他從裡面,抽出了一根……我看到了光澤,應該是鐵一類的金屬東西。

  看著他拿著那根疑似鐵絲的東西,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東西哪來的?」

  他瞄我一眼,「妳別管。」他坐回床上,再次拿起了盒子,把鐵絲戳進鎖有點複雜的孔洞,開始了神祕的攪動。

  我在一旁目瞪口呆地看他動作。

  這人到底幹過什麼勾當啊為什麼會這招!呃,雖然很常在小說和電視劇裡看到就是了……

  宮墨歆解鎖得很認真,眼睛整個瞇起來,臉都快貼到那小金鎖上面了,還不時側耳去聽發出的喀啦喀啦聲。

  趁他解鎖的時候我認真地凝神想了一會兒這破事。

  如果打開這東西真的發現什麼的話……

  剩下的鑽心散嗎?不過總覺得不會留下,應該會毀屍滅跡拿去丟掉一類……那又會是什麼?好吧假設裡面真的是毒藥,而且這個盒子真的和中毒的事有關……但,北辰沐曦為什麼要用北辰皓賜給她的盒子裝毒藥?那是她父皇親賜給她的啊,為什麼拿來裝這玩意兒?

  ……欸靠,等一下!北辰皓賜的!他該不會跟這件事有關吧!難道是北辰皓要殺北辰沐曦吧?命令她自殺之類的嗎……混蛋,我好像推想出什麼悲劇了,這最好不要是真的!

  「……羽……書羽!」突然有人用力搖了我的肩膀一下,我驚然回神,眼前是宮墨歆的臉,呃靠得有點近,我稍稍挪後了點。

  「妳怎地?想到什麼?竟是這個臉色。」

  「喔沒有,就是……一些最好不要是謎底的猜測。」我僵硬地點了點頭,「怎麼樣,打不打得開?」目前不想談這個,所以我轉移話題。

  宮墨歆放開我的肩膀,有點發愁地搖了搖頭:「打不開,還是得有鑰匙才行。」

  我抹臉,這盒子還真難纏,摔開了傳出去又不好聽……

  「好吧……那就算了,我回去睡了再見。」我一把將那盒子抄過,爬下床要走。

  還沒站好,連鞋子都沒碰到,手立刻被人一拉,我錯愕地反應不及,歪倒回床上,「你幹嘛──」我正要開罵,見到的卻是宮墨歆神色有些深沉的臉,他壓住我的肩膀,把我整個人按在床上。

  「書羽……晚上留下……」未完全變聲的沙啞嗓音說出的話讓我掉了滿地雞皮疙瘩,那張臉略壓抑的表情更是讓我寒毛豎立。

  「……什麼!」我驚恐地看著他,靠力氣比人小動不了啦!

  「怕什麼,不會吃了妳……只是晚上很無聊需要人陪……」他很果斷地把我拖上床。我往內縮,他懇求地看著我,擋在我面前很明顯就是不給下床。

  我現在的表情肯定是晴天霹靂外加接受不能。

  「書羽,我保證我會很正人君子不會碰妳的……」他又加了一句。

  「……你要是碰我那就代表你是個變態。」我很汗顏地雙手舉起作投降狀。

  「我不是,妳儘可放心。」他彎起笑容,不知怎麼弟好像有點不懷好意。

  我抹了抹臉作掩面狀,「……好啦好啦你一邊去。」

  他很「盡責」地躺在床的外側,臉上掛著玩味的笑看著我。

  跟他同床我都可能會失眠了,看著他的臉我鐵定睡不著……我窩進床邊靠牆的地方,背對著他躺下。順便撈一點他那很大件的被子蓋著,柊寧氣候偏冷,雨水頗多,現在已經是秋天了,挺冷的,不蓋被肯定會凍死的。

  燭火不知哪時滅了,四周一片漆黑,寂靜無聲。

  門外那些傢伙不知滾蛋了沒……看到燈滅了就知道該走了吧?呃、這麼想好像也不太對……

  算了……還是睡覺吧。


※※


  基於跟一個少年同床共枕很難入眠這回事,我的睡意相當淺。以至於有雙冰涼涼的手摸上我的脖子時,我就完全醒了,只是不敢睜開眼睛。感官除了視覺都開始清楚,身上有點重,就像是有人壓在上面一樣……這是鬼壓床嗎!這破時代也有這種事!

  那摸在我脖子上的手就定在那裡不知道要幹嘛,過了一會兒,卻開始慢慢收緊……我瞬間僵硬了,正要掙扎的時候,那雙手卻停下了動作,那扼著我喉嚨的手就維持著有點壓迫但並沒有很妨礙我呼吸的力度,那樣掐著。

  「呵……」一聲輕笑逸散在黑暗中,「多希望我能這樣將妳殺了……」

  我的呼吸頓時在瞬間屏住。

  是宮墨歆的聲音。

  說真的我很不爽,如果是蘭英或是哪個陌生人我搞不好還沒這麼生氣,只會覺得很恐怖。雖然我認為他這個樣子不是真的要殺我,但是聽他親口講出來讓我還挺火大的,而且還蓋住了那種即將被人捏死的恐懼感。

  啐,大概是之前太信任他。

  「……磨磨蹭蹭什麼,還不快動手?」我睜開眼睛。黑暗中還能隱約看見他那頭白髮散落。

  脖子上那雙手顫了一下,大概是沒料到我是醒著的,畢竟現在黑燈瞎火,月光又照不太進來,看得清楚什麼也很神奇。

  腰那邊有點重……混蛋,敢情坐在我身上啊!

  「喂,動手啊!」你知不知道你很重!

  好嘛,大不了一死,不然就穿回去面對我的論文,活在這破地方未必比較強,何況這小鬼還有很不好的名聲……但我必須承認有人想殺我讓我很難過,而且這個人還是目前我最信任的宮墨歆,雖然仍對他有所保留,不過還是會覺得……心情複雜。

  「……妳明知我下不了手!」他顫抖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我不知道。」我出乎意料的平靜……或許就像他說的那樣,我知道他下不了手,所以才可以用那麼威脅的口氣要他把我掐了。

  壓在我脖子上的手已經失去了力氣,下一刻便立即抽離。

  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也看不清楚他現在糾結的情緒。

  莫名其妙的嫁給一個不祥的小鬼,寡居宮中,身限囹圄,又被那三殿下死死糾纏,果真不可能沒有心結,沒有怨恨,沒有不甘。

  他留我下來的目地,是要殺我。

  「……喂,我的腰很好坐嗎?」我骨盆發麻。

  只見那白影一晃,我身上一輕,他就落坐在我旁邊。我揉了下痠麻的腰坐起身,撓了撓腦袋,頭髮被我翻來覆去的動作弄得很亂,「該死,遲早剪了。」麻煩。

  我要離開這裡,看來今晚別想睡了。

  當我站起身來準備要繞過他的時候被抓到了……我無語地盯著手臂上那隻爪子,硬把我拖下,跪在床上。

  「……幹什麼?」我的口氣已經有點不爽了,這人到底想怎樣。

  他的手不知道為什麼很冰,剛才掐我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了,忍不住碎念了一句:「有沒有蓋被啊你,手冰成這樣。」

  宮墨歆始終沒有講話,他那隻爪子也沒從我手臂上放下來。

  我無奈地看著他,走也走不了,最後,我選擇在他旁邊盤腿坐下,有點憋屈。

  「……小子,需要聊聊嗎?」我很蹩腳地問,口氣有點流氓。

  他不講話。

  「不然告訴我你為什麼想殺我?」這個我大概知道,只是沒有很清楚,而且我要逼他講話。

  他還是不講話。

  「……混蛋。」我捂臉暗自炸毛。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那邊傳來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聲。

  怎麼樣,這混小子終於考慮講句話了嗎?

  我側過臉去,隱隱約約地看見他用手捂住了臉。

 

 

重點在下半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色濫殤 的頭像
夜色濫殤

月夜獨語

夜色濫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