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貳、塞外行 之二 

 

  晚上睡覺的時候又陷入以前某次──就是他想殺我的那晚──的尷尬時刻。宮墨歆其實看起來不太在意,啊啊啊啊可是我在意啊喂!那個訂房沒搞好的混帳就不要在路上給我遇到,先撤職查辦再說。

  當天晚上我默默地坐在店家搬來的臥榻上,它的高度比床矮一點。我默默地把床讓給他。不過這榻看起來真……很軟躺起來很舒服是不錯,但我不懂為啥一個床要鑲得這樣珠光寶氣,鑲個什麼夜明珠,也不怕半夜一個翻身沒弄好就被亮醒。

  宮墨歆站在門邊看我,笑得很奇怪,然後悠哉悠哉地問我:「敢問殿下,您坐在墨歆的床上做什麼呢?」

  「……你不睡床?」

  「妳這是什麼話來。我是妳和侍,妳是我的主子,我怎能佔了妳的床?」他有點揶揄地說道。也不知道是在揶揄我還是嘲笑他自己……聽見這話我渾身不自在。階級制度真是折煞人。

  「何況,妳不怕我睡到一半,摔到妳榻上?」

  我凝定了,突然想到他的睡相。

  咳,雖然什麼同床共枕只有那一晚,不過基於睡到最後摔下床,我算是對他的睡相印象深刻了……這,不是故意的吧?

  「……你就不怕我滾下來?」我反問。

  「妳那個小身板,摔下來也壓不死我。」

  ……好傢伙。我像被掐住脖子一樣發不出任何反駁的意見,只有默默地站起身走到床邊,直接換個地方坐。宮墨歆施施然地走到臥榻坐下,他已經沐浴過了,換上一身睡衣。

  「跟柔然五王子聊過了?如何?」他問我。

  「……他很清楚啊。」想了半天不知道怎麼形容商戎這個人──宮墨歆真是高估我,才聊一會兒怎麼知道他人究竟如何──只好這樣說,確實啊,他很清楚柔然內政已經危急到什麼地步了。

  「大抵是妳方來到,並不知曉。」連他都知道,那便是眾所周知囉?畢竟他待在深宮中,「柔然的世子是大王子椋,但身體不好。主要爭儲的,便是二王子炆赤和五王子商戎。」

  後面的我知道,就這倆特別活躍。不過我倒不知道大王子椋身體糟。

  炆赤戰功赫赫,武功高強;商戎則是腦子動得快,特別聰明──在這次六部圍城中,跟著解雲平一起出去解圍的就是炆赤,商戎負責跟柊寧接洽的事宜,外交官什麼的。總之,就是各有所長,各個都有一逞長才的機會,也各個都有擁護者。

  關於窩裡鬥,我無從置喙。每個皇家都有的事。

  「雖不知能以何種立場進言,我還是得說,」宮墨歆搖了搖頭:「柔然現下是我國附庸不錯,但過度干涉他國內政,也是不太好的。」

  「你說自顧不暇嗎……」我汗了。

  「我可沒說不能干涉。」他輕輕笑了笑:「事必躬親是最蠢的做法,我知道妳懂。」

  我點點頭。若是凡事事必躬親,親力親為,那養那些官員是幹什麼吃的?而且,這樣如果不只會過勞死還有處理不來的風險。

  「不過妳老是這麼聽我的話真的沒問題麼。」他突然道,語氣淡淡地像在跟我家長裡短。

  「倒也是……哈,那以後你離開之後我──」我一噎,發現自己說溜了嘴,宮墨歆舖床的動作瞬間僵硬了,他慢慢轉過頭來看我:「妳說什麼?」他的語氣中情緒還是很淺,像在問我明天早餐吃什麼。

  聽在我耳裡卻莫名難受,像是平靜的表象下一刻就會被裡頭禁錮的狂躁撕裂。

  「……那個,你冷靜下聽我說。」我這是廢話,他看起來很冷靜,看起來,「其實你的事我想過了……再幾年行嗎?等過一陣子時機到了,我就編個謠言啥的讓你離宮,只是現在才一年,我和父皇擔心你叔叔查起來,那樣不太好,你,你就委屈點再等幾年……我保證你想走絕對不會強留的,真的……」我急著解釋,自己聽著這一串話都有點語無倫次。

  他用不知道該如何開口的眼神看著我,我心虛地往旁邊看。

  我好像常常讓他感覺複雜,用這種眼神看我也不是第一次了(還好幾次),咳,感覺我在他眼裡就是個標新立異的奇葩似的。

  「……床,要我幫妳舖嗎?」沉默了很久後,他蹦出一句不著邊際的問話。

  「呃?不,不用……」

  「那便歇了吧。我滅燈了。」宮墨歆側身率先滅了自己床頭的燭火,室內燈光少掉一半,之後他又起身滅了我床頭的燭火,暈黃的火光下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房內一片黑暗,我坐著沒有動,一邊的臥榻上傳來布料摩擦的聲音,大概是他躺下了。

  「……喂。」

  「嗯?」

  「我說真的啦。」

  之後我就掀開被子躺進去睡覺了。也不知道這句話是不是覺得他不相信我才說的。


※※

  隔天我很早起,大概跟之前是一樣的原因吧。

  總之宮墨歆啊,大概真的只有在睡覺的時候才會放下防備,因為他的睡相真的……不忍說啊,我看著他趴在臥榻上抱著抱著枕頭,又睡得衣衫凌亂隨便纏在身上。

  我本來想伸手幫他弄一弄的,可是萬一他醒來的話被誤會很困擾,所以沒有。我穿好衣服就走出房門了,在廊上我頓了一下,一時間還不知道去哪裡,才方步下階梯,就聽見有人叫我:「四妹!」

  「啊,二哥早啊。」北辰沐陽快步地下了階梯朝我走來,我說道。

  「四妹也早。今日一起去見見舅舅吧。」他笑著提議道。

  我心裡陡然發沉。

  之前說過北辰沐曦和靜純皇后母家的關係並不怎麼好,跟這個長年駐守在北疆的定遠大將軍舅舅關係怎麼樣,我可無法置喙。靜純皇后死時二十二歲,如今她這個兄長,應該也快四十歲了?

  「怎麼?四妹不想去嗎?」

  「沒有沒有。」我連忙否認。

  「五王子也一起的,我們走吧。」商戎也去?果真一繞出迴廊來到前廳,就看見他在門邊等著,看見我們招了招手。

  打過招呼之後一起去前廳吃了早膳,他們倆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我默然無語地喝粥,絕對不是東西不好吃,只是今天要去見素未謀面而且對自己印象不太好的親戚,我,咳,在想等等要用什麼表情什麼話來應對。

  也不知道解雲平的個性如何……可以當上定遠大將軍,武功應該很高。殺伐決斷?冷酷無情?足智多謀?還是就單純豪爽的武人性子?

  臆測讓人胃疼。我把粥喝個精光,隨便擦了擦嘴,不再動筷。

  哎,跟北辰沐陽去啊……解家就算對我視而不見棄如敝屣,他們還是有個二殿下,何況北辰沐陽還挺優秀的,也不像我外面傳得那麼難聽。保不定,北辰皓哪天就會改易東宮,我這個二哥替補上來的機會挺高的,北辰沐靈?應該不可能。

  「……四妹?四妹!」耳邊傳來北辰沐陽叫我的聲音,我猛地回神,一眼看去他們倆都已經站起身了,疑惑地看著我。

  「抱歉抱歉。」我匆匆站起身,跟他們一起離開。

 


短更……臥曹我怎麼這麼囉嗦,應該直接跳到將軍府大門O<<(不)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色濫殤 的頭像
夜色濫殤

月夜獨語

夜色濫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魔蟲君
  • 胡思亂想果然容易被抓包(no
  • 書羽一向就是這樣(#

    夜色濫殤 於 2014/05/25 18: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