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三人醒來時尚不明所以。

 

  意識混沌,卻還是掙扎著醒了過來。四肢痠軟,像放置許久未曾動作,一動便是渾身麻痛。

 

  四周一片昏暗,唯獨在他們走過時,遺留下的術法有所感知,方燃起幽藍如鬼火的燭焰,像在千年飛逝時光之中見證這個寒冷陰沉的國度,冰凍的宮殿,寂靜的城市,昏聵在地的族民。

 

  他們沒有忘記,不曾忘記……如何忘記鑄成這一切的起因?

 

  太古永曆,四千六百八十五年。

 

  神州極北之疆擎天國逆犯天則,忤逆神靈。不日天降大雪,七晝夜未止。

 

  至此擎天湮滅於世人耳目,臣民皆沉睡如死,數千載未改。

 


※※

 

 
  已經太久沒有看見陽光,他們面對刺眼的光源都不約而同地瞇起眼睛。面對族民盡皆被奪去意識陷入沉睡的景況,縱再不捨,卻因不忍,只得毅然離開。

 

  卻不料劫難過後,竟已過千年,人事皆非。造訪了幾個國家,稱自己是擎天人都被各個國主以疑相待,墨藍髮色又是擎天人民的特殊外徵,加之這千年來謠言甚篤,什麼怪力亂神都有,一路上受了不少有色目光。

 

  拿了身上一些帶出來的東西當了,總算是換到些銀錢,找了家所謂的「客棧」歇一會兒。

 

  四周雖然人聲嘈雜,卻隱隱有一股詭動之意,像是那些正高聲談話的人們其實都是佯裝,正偷偷地注意他們三個許久未見世界之人。

 

  「你們……今後有何打算?」帶著黑底鑲紫邊抹額的,最年長的青年問道,溫潤神容略顯淡哀憂心之色。

 

  「無論如何也要將我族之人救出那般境地。」銀色髮帶高束馬尾,眉眼間忿忿之意表露無遺的少年搖了搖頭。

 

  「那些國主……當真一切全非。」戴著紫紅色單邊耳墜的少女一邊憂慮地看著四周,眼間防備警戒之色不曾除去。

 

  青年長指輕叩桌緣,規律的聲響像是在逼迫自己冷靜下來。

 

  「……我們等會兒回去一趟,就此分道而行吧。」思量許久,他道。

 

  「大哥!」他們貌露驚訝,露出無法理解的神情,略一思索過後只艱難地點了點頭。

 

  擎天當初是個盤據北疆,國土比這大地上任何一國都要廣大,是非常強大的國家,自千年前天災降臨大雪滿國之後,周邊一些國主趁勢併吞了邊疆周圍災害比較不大的一些城池,幸好擎天的人民似乎在大雪降臨之前進行過一次大規模地內陸遷徙,人民皆往王城聚集,所以這些城池內無人居住,否則不知道要鑄成怎樣的傷亡。

 

  此國封凍,北疆嚴寒,從來沒有君主會想自找苦吃耐著天寒地凍去征討一個快要死亡的國度,即使就算你派軍隊踏平那裡,也不會有人反抗。

 

  他們三人衣著不俗,又顯然是擎天住民,能走出那個幾乎凍在冰裡的國家,必然身懷絕技,這一路自然早已被盯上。

 

  為了自身利益,擎天復國的隱患,這幾個人斷不能留。

 

  「而今恐怕猶不得我們,三人一道,招人耳目,不如分道而去,若能找著救我擎天住民之法,再行連絡。」青年低聲交代過後在桌上留下銀錢,率先站起身,示意他們於擎天會合,便施施然地走了出去,嘈雜的客棧裡同時又有數人付帳離開,全跟著他走了。

 

  另二人依序離開,擺脫掉跟蹤的人之後又回到了那個冰封的國度。

 

  大雪茫茫,前路晦暗不明,一絲若有似無的希望,勉強綿延成了未來的道路,他們只有站在原地等死,或者向前開闢新的路徑。

 

  畢竟已無退路。

 

  到底一切,早已全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色濫殤 的頭像
夜色濫殤

月夜獨語

夜色濫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