玖、珠夏舊事(下)

 

 

  夏太祖用了一計,要毀了他。

  人無完人,雲王也不例外。沈子靖沉吟,續道。

  他有一事讓人詬病──長相。

  傳說雲王赤髮金瞳,相貌妖異,還有人說天生魔胎,命格極煞──哎,這怎麼有點像北辰沐曦啊──所以剋死父母,也殃及養大他的冢宰全家,謂之不詳。加上弒君……畢竟這是大事,古周人人畏君如虎,即使幽帝暴虐,但要尋常人弒君還真沒人敢,加上逼宮當時來到幽帝面前的人不多,也就幾個將領包括雲王和夏太祖。可笑的是將領都殺光了,所以當時雲王怎麼殺死幽帝的,幾乎,就只有夏太祖一人知曉。

  流言蜚語總是傳得特別快,特別誇張……很快地,各式各樣的難聽說法就傳了開,為了不汙殿下耳朵,臣就不多言了。

  接下來只知夏太祖密詔雲王入宮,據宮女太監所言,裡頭傳出了隱隱約約的爭吵聲,還有花瓶一類的易碎之物摔到地上的聲音,宮人們聽到聲響本來要進去看看,卻都在進門前被太祖斥了出來,爭吵聲自晌午直至傍晚不曾停過,巳時左右,雲王才陰沉著臉從御書房走出,神色慍怒。

  聽聞當晚子時,雲王府沖天一道紫黑之氣,妖異莫名,滿天星辰被這一沖竟一時無光,雲王府傳出轟天聲響,再竄出一道紅光,沒了動靜。

  然後隔天就傳出他失蹤的消息。
  
  「啊?這樣怎麼確定他之後有成魔?」而且,成魔應該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像電視劇裡演的那樣張牙舞爪吧?

  「自是百年之後,」沈子靖點了點頭:「麟方的災厄方才降臨。」

  百年之後,魔尊降世,自稱前身是珠夏雲王。說不信,他狂妄言語之間對前朝之事鉅細靡遺,連古周幽帝一朝發生的冢宰滅門慘案所知紀錄更甚宮中史檔,喪心言詞之間不乏慘哀之情,竟也字句血淚,令人無從懷疑。

  雲王成魔,自號墨魘,已成魔尊。更證實他天生魔胎並非虛傳,否則怎能區區百年得此修為?他自然號召群魔,為禍人間,企圖顛覆一切。其中自然以珠夏最為重創,太虛、九霄等仙門諸派達成協議,在各地設下駐點以防魔類殘殺百姓黎民,傷亡這才減少。

  「仙門在各國建立駐點?那柊寧的駐點在何處?」我擰眉,這事真……怪力亂神,可沈子靖會跟我亂說這個?也就暫且相信吧。

  我問到了這個,他被歲月眷顧的臉立刻揚起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仙門未曾在我朝派駐弟子。」

  「未曾?」我大驚。這種嚴重的事情,柊寧居然毫無力量可抗?不對……肯定有蹊蹺。

  「殿下暫且放心,我朝得天神庇佑,自那天魔現世以來,無甚傷亡。」他說的話讓我更不知道該怎麼作想了。

  背脊不由得竄過一陣涼意。

  柊寧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國家?還有這個皇宮,北辰氏……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家族?難道當真神裔?

  好一個麟方大陸,好一個魔尊,好一個柊寧,好一個北辰氏……我在心中暗自扶額。

  我覺得跟著我活了二十四年的三觀已經在我面前徹底地,碎成了渣渣。


※※


  經歷過世界觀被殘酷無比地刷新後,早上的一個半時辰我就在竹齋渡過。聽完他講課大概是快巳時的時候。

  中間沒啥好說的,就是讀那些學經、或甚而前朝史事(柊寧以前的朝代),不得不說沈子靖真是各種……開外掛兼博古通今,除了這個國家的事,麟方其餘三國都知之甚詳,這個聽起來倒是璘燕富裕,柊寧神祕,珠夏頹靡,軒趙貧脊……後面兩個怎麼成為麟方四國以及撐到現在的,自然有待調查。

  然後他會問我問題,要我表達自己的想法之類的……就是啟發式教學這種方式。說無聊嗎?倒也還好。何況我也沒遇過對我超有禮貌的老師……連續三個小時的課,不餓不累嗎?這也不會。不說蘭英她們食物都準備在旁邊,沈子靖也會適時把話題轉移到輕鬆一點的地方,比如說像這個臣在哪裡看過巴拉巴拉什麼東西然後殿下妳也可以……閒聊得很自然。

  不過有件事我還是挺好奇的。

  「你為什麼要跟我說雲王入魔這件事?」課間我忍不住問道。

  「珠夏殷鑑不遠,此事波及麟方諸國,生靈塗炭,民不聊生,皆被我朝各代君王引以為鑑。」

  臥曹,這是赤裸裸地看別人笑話然後深自警惕啊……我默默記下這件事。雖然這樣有點,咳,不好說,但對於警醒那些將登大寶還不知輕重的傢伙倒是頗為有用,畢竟魔尊之禍造成的巨大傷亡,整個麟方有目共睹,自是要當心的。

  於是上課的時間就這麼和諧地過去了。送走沈子靖後蘭英跟我多提了兩句他的身家:「聽聞沈太傅次子是樂官,才十七歲呢,堪為琴笛雙絕,通很多樂器呢,至今已是樂府前幾把交椅了呢,若不是太過年輕,說不定早已成了樂府之首。」

  十七歲啊?那倒是真的很年輕。蘭英收拾東西之餘,蘭怡走了進來又道:「殿下,陛下請您巳時一到去武殿。」

  「……武殿?」

  「是的。武殿最裡的肅義堂,那是陛下素日練武之地。」

  武殿是京城禁衛軍的操練之地,聽說東宮也有兵力編制,只是我年紀還太小,就暫時收編進武殿。聽說上次我提的兵屯已經下去辦了,已經一批一批地去各地開闢田地另行耕種了。哎……希望不要出什麼亂子才好,畢竟兵屯適合在天下太平沒有戰事之時實行。

  「好,那等下過去。」這估計還要換衣服吧……

  柊寧對皇帝的要求頗高,看來這樣子,必須文武全才?感覺北辰皓就是個絕對不可小覷之人。

 

 

 

短更一發,真是破我下限(ry)

本來要放宮墨歆出來的,不過這樣扯淡字數就又爆了(杯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色濫殤 的頭像
夜色濫殤

月夜獨語

夜色濫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