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配對。負嵎,謂之有所倚恃。
※祭悼諸位獻出心臟的英雄們。


Can’t look back.
They will not come back.
Can’t be afraid.
It’s time after time.
                 ──《The Reluctant Heros 頑抗的英雄們》

 

  他從來不曾回首看過一眼。

  那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舉動,背向未來會暴露自己最大的弱點──就和背向敵人一樣──隨意一個奇襲都能將你擊潰──任何人都相同,即使被稱為人類最強的那人。

  現在的局勢不能容忍,他也不允許自己這麼做。
  至少,不能讓人發現他有那麼片刻耽溺於悲傷。

 

  每失去一個同伴他都要逼自己更加緊繃一分。
 
  鮮血掩蓋了高空,大地為死亡哀鳴,他面無表情地去感受失去的空虛,該死的熟悉,無論什麼時候被迫回溯都記憶猶新。不是因為麻木,而是因為不知道該露出什麼樣的神色去面對這些生死別離,只好僵著一張看似冷酷的神情。感覺就像沒有資格在眾人面前洩漏自己真正的心情。


  或許內心亦有股衝動要將滿腔熱淚哀慟傾洩而下。
  
  辦不到啊。

 

  削下那些令人作嘔的食人生物的後頸肉時他只覺得骯髒噁心。
  或許還摻雜憤怒吧──但他必須避免任何不理智的、於團體不利的行徑。

  就算是被吞下,他也要切開那些玩意兒的咽喉和腹腔爬出來,繼續戰鬥下去,直到自由之翼能夠真正展翅翱翔之際。


  不為自己,也要為那些渴望自由的亡靈。

 


【Fin.】


  倚恃著所有逝者的渴望起而反抗絕境,我想這就是兵長。
  最後還是覺得這樣就夠了,沒必要再贅述太多。
  
  目睹同伴死亡,繼續活下去或許比死還艱苦。

  辛苦你了,人類最強。

 

 

夜殤(墨衷)2013/09/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色濫殤 的頭像
夜色濫殤

月夜獨語

夜色濫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