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paro,BL。
※配對:Levi x Eren(里維x艾連/兵艾/里艾/利艾/リヴァエレ)
※有點天馬行空,還望指正。
※可能OOC,慎入。

 

  艾連‧葉卡一頭霧水地拿著一封信回到家中,那些都是今天放學時經過郵局,住在附近的郵差鄰居拿給他的。收件人寫著他的名字,也有好好地貼著郵票,但就是沒寫收件地址,寄件人的相關資料也一概空白,是封很莫名其妙的信件。

  「惡作劇嗎……?」

  他懷著疑惑用美工刀割開了這封被包得很嚴密而且厚度相當的信。

  「這裡面都裝了什麼啊……」

  瞇著眼看著開口裡頭,是一疊紙,他全倒了出來,信裡的東西立刻灑了滿桌。竟然是一堆相片,零零總總的大概有三四十多張,拍的是各種景色。放在那一堆照片之上的是幾張信紙,艾連將它拿了起來,上頭的字跡端整而一絲不苟,帶著莫名其妙的熟悉。

  信上開頭的稱呼卻讓他瞬間陷落那段不曾被打開的,沉睡的記憶。


※※

致不知在何處的你,艾連:

  小鬼。
  現在的世界很和平,沒有巨人,森林也變少了,到處的高樓大廈。離那個連活下去都很困難的時代已經過了很久,久到讓我在想還保存著以往的記憶是否還有意義。嘖。

  很多人問我,請了這麼長的假,打算去哪裡?頻率高得讓我覺得很煩。
  我沒有回答,我也不知道。
  也許我只是想去尋找這個世界到底有沒有你的蹤影。
  
  啐,還真彆扭。

  說起來,竟然要我親自出馬去找你,膽子真大啊混蛋。

-    

  大海是你一直嚮往的地方。

  這片海域名為愛琴,來自於一個悲傷過度的父親,失去兒子的國王。那個王子愧於他的名字和所背負的一切,太笨了,沒有得到公主,還害死了父親。就只是個蠢貨。

  希臘神話讓我倒盡了胃口,無聊又充滿了色慾與亂倫,髒死了。
  但建築純粹的藍和白卻又狠狠紮痛了我的思緒。真是矛盾。

  你經常叨念著驅逐巨人來到牆壁外後想看海,不就是這麼一個大水塘嗎,囉哩吧唆的,一堆廢話。

  但無論站得多麼高,我都沒辦法望到隔岸……這就跟我就算攻頂聖母峰也沒辦法在一堆人中看到你的道理是一樣的吧。真是夠了。
  
  我還記得你說過海水的味道和眼淚一樣,帶著苦澀的鹹。
  雖然沒喝過,也沒興趣去喝,但若你說的不錯,我其實早就知道了那個味道。

  科羅拉多河迤邐沖刷出的峽谷讓我移不開眼睛。

  踩著的天空步道下是萬丈深淵,只要踏碎這玩意兒,我就會摔個粉身碎骨,有點危險。不過這似乎也不是那麼脆弱的東西,剛才有人故意用力在這上頭跳來跳去,步道晃了下卻還是很牢靠,但是那個白癡這麼做搞得很多人尖叫個不停,簡直吵死了。

  谷底很深,聽說掉落下去要十五秒才會把自己摔爛……別問為什麼有這個數字,查到的。
  如果你跟我一起來看的話,一定會一臉害怕又硬要逞強地緊緊抓著我……對吧?小鬼。

  這種如履薄冰的感覺還真像那時,生存資格被嚴重威脅到的恐懼。

  我突然想起你死在我面前的那一刻。
  現在的感覺跟那時真是該死的雷同啊,艾連。

  大概是因為被折斷了翅膀所以開始害怕高處吧。

  這趟的沿途都是戈壁荒漠,觸目所及都是滿地的沙子,我走出了沙漠來到草原就不想再進去了,沾得滿身都是灰塵,髒死了。而且騎著那隻長相奇怪的動物又穿著斗篷包著全身,大熱天的,流得一身汗,背上的汗乾了又濕濕了又乾,加上汗水又跟沙子混了在一起,簡直噁心

  這片草原很遼闊,看不到盡頭,而且可以騎馬。
  騎在馬背上,我的動作很熟稔,韁繩仍舊用得很順手,速度也能控制自如,在那些中國少數民族眼裡就像已經騎過了千次萬次的馬。這也的確是事實。

  我已經麻木地習慣任回憶在不知哪時侵蝕我的腦袋,啊啊……大概反抗也是沒有用的吧。

  時刻警戒的緊繃,失去同伴的椎心之痛,背負著無數執念的沉重,刀刃劃開血肉噁心的聲響,渴望自由的尖叫與嘶吼,骨血分離碎裂的刺耳悲鳴,重視的、深愛的人橫死在眼前那種即將滅頂的窒息與渾身動彈不得的空白……

  大漠挾著砂礫的風讓我的臉有些刺痛。

  那些我永遠也不想再經歷的悔恨痛苦陰沉煩悶悲傷哀慟,都已經不存在了。
  只剩偶爾想起時帶來的窒息與沉默。

  還是不能忘記,是嗎。
  若是忘了這痛,我一放鬆,一失神,或許,我們又會再錯過。
  這不是我要的結局。

  即使夏天,這個地方還是冷得不像話。雖然比起冬天是溫暖了許多。
  但是已經好幾天了,外面頂多變暗些,我還沒看過黑夜,大概是睡掉了,到了三四點外面就亮得不像話。本來以為睡太久時間已經到下午,結果才凌晨三點多。

  而午夜時分的太陽就像夕陽一樣,顏色差不多。
  我還看見了月亮升起的時候,雖然相較於太陽,它不明顯了很多。

  冰川在結凍的大地上蛇行,裡面的沒有凝結成冰的水有些顏色特別深,是接近漆黑的深藍,在周遭都是白色的世界裡特別顯眼。

  這就是你所謂的冰之大地。

  啐,還真是白得讓人看得頭昏眼花啊。

  這個森林除了樹之外還散布著一堆湖泊,我必須很小心地走才不會摔進去……或許是我誇大了吧,但這裡的湖真的多到讓我走一趟都拐彎到煩的地步。
  而我之所以來到這個更為寒冷的、長著一堆湖和島的國家,是因為我在等待極光。

  當然我也確實看見了。
  
  顏色擴散在黑色的天邊,大概很多變吧,我沒有太注意。
  但在綠色掠過時我似乎看見了你的眼睛,還兀自閃爍燃燒著希望,擦出永不退卻也不熄滅的火花。
  真是漂亮啊,艾連。

  這趟旅程的意義是尋找你的足跡,所以我的終點,就是你的身邊。

  但突如其來湧上的疲倦不在我的計劃之內。
 
  那時,我將我的心臟獻給了你,你在死時將它還給了我。
  你這小鬼到底在上頭動了什麼手腳?讓我到現在還忘不掉那些已經……不想再去回溯的記憶。

  不過,或許就算我沒有出現在你的生命裡,你也會很幸福吧。

  你只要好好地在這個和平的世界活下去就夠了。  
  啊啊,這樣想好像就什麼都無所謂了。

  即使我已經不在你的身邊。
  

  再見了,艾連。

 
              里維。


※※


  信的記述分隔得很斷續,也有點語無倫次,前言不答後語的,大概是每到一個地方,或者是每一刻,想到些什麼就寫了下來。

  他捏著信紙的手瑟瑟顫抖。熱淚蜿蜒,燒灼的溫度讓他幾乎覺得自己的臉頰被燙傷。

  字句間撰寫的那些思念已經太深沉太痛苦太銘心刻骨,卻又純粹得可以將過往流下的鮮血盡數洗淨成淚滴,透明見底,一望無際。

  他幾乎可以想見,那個人在異國的多少日夜裡,獨自執筆,帶著連收件人都不知道在哪裡的黯淡,書寫下這一封字句混雜著悲傷與沉默的信,然後面對自己不知橫亙了幾個千年的記憶,獨身飲下不知如何言語的嘆息。
  
  始終還是到了他的手中。穿過那些令人徬徨疑懼的阻礙,傳達到他的手中。

  那些照片紛亂散落桌面──巍峨峽谷,邃藍海面,谷底冰川,大漠草原,千湖散列,永晝之月,絢爛極光……透過快門,記憶中他銳利如鷹的雙眼,他看見了世界。

  「士官長……」
  斷續地喊出那個熟悉得彷彿未曾忘記的心意。
  
  ──我的終點,就是你的身邊呀。

  那雙被縫在墨綠斗篷上的自由之翼,已經在風的鼓動下振翅翱翔在廣袤無垠的天際。
  
  周遊了世界,他還是回到了起點。
  就算沒有到達終點,也想要,試圖奉獻他所看到的一切。

 

【Fin.】致不知在何處的你

 

 


(有點雜碎可以不用看的)後記:

  貌似兵長略崩了啊ry

  嘛結局就……這篇的重點是「傳達」而非「相見」,所以兩人到底有沒有重逢倒就不是那麼重要了。我覺得已經這個結局大概不能用單純的悲喜去界定。但也可能只是我為賦新詞強說愁吧ry 畢竟人世間的情感若到此處將會如何,匪我能言。

  啊然後這些地方我都沒去過……就請盡量指正吧各位。(汗)

  兵長在這篇大概類似那種歷經兩世被磨去稜角的感覺,講話就沒那麼尖銳……好啦對不起我承認我寫崩了啊啊啊啊啊這麼感性到底啊啊啊啊(反省#)

  看這篇大概可以聽齊欒那首《旅途‧故鄉》,有些片段挺適合的。

  完全讓我殫精竭慮。說真的。這種窮盡一切也要寫完的感覺真是讓人OTL尤其這篇莫名其妙地讓我很戰戰兢兢,這就是神作的霸氣嗎(?)前幾天一想到這篇文都覺得胃在抽筋,私以為肚子裡那玩意兒已經揪成一團能報廢了。(怎麼搞的#)

  中間還一度彈盡援絕地想放棄……最初的版本基本上已經不堪入目,是那種要是被徐志摩看到就會被用長蒿戳下康橋當水鬼的非常糟糕(這什麼比喻啊還有不要汙染康河#)

  好了廢話就到這裡……謝謝各位看官啦ry

附上《旅途‧故鄉》的BGM:
http://www.youtube.com/watch?v=KhKoR6TNEvg


  夜殤(墨衷) 2013/08/1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色濫殤 的頭像
夜色濫殤

月夜獨語

夜色濫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魔蟲帝
  • 喔喔,我看完了,我覺得崩是還好,畢竟都轉世了,性格上難免也會有些許的不同
    在他們那個時代,兵長的稜角是必要的,做微生存下去的「工具」
    但是到了現世,兵長也許更多的是一種走進千山萬水的滄桑吧?
    嘛,不過這也只是我看了阿夜的故事之後的腦補XD
    總之我覺得這篇不錯啦,阿夜要有信心:)
  • 阿米你戳到我了(痛扣臉)(蛤)
    兵長的鋒芒被我寫得收斂了不少啊包括那些不耐煩的字眼什麼的,希望還是沒有失去本性。轉世後仍留有記憶的兵長給我一種洗盡鉛華的感覺……

    嗚喔謝謝阿米>__<

    夜色濫殤 於 2013/08/17 23:00 回覆

  • 魔蟲帝
  • XDDD居然戳到了(戳戳
    兵長其實是個性格蠻細膩的人,他寫信的時候也許還是會有以前的那種不耐煩,但寫成文字時就會省略一些吧?
    他嚴厲是嚴厲,該凶悍的時候也夠狠,但同時他也體恤下屬,我覺得這是我心目中的兵長(離題
    對於依舊記得過去種種的兵長,現在的生活也許輕鬆得不可思議吧,反而讓人覺得無聊,沒有挑戰性
    不知不覺廢話寫了好多XD
    不客氣喔0v<
  • 我覺得他其實沒有表面上那麼粗暴之類的,至少心思不是,倘若他只有粗暴這一點我想也不可能累積到這麼高的人氣吧XD?
    用我們這個時代的生活來評斷確實是太輕鬆了啊……雖然當時他非常地辛苦。

    阿米你真是我的神(跪拜(?)

    夜色濫殤 於 2013/08/17 23:14 回覆

  • 魔蟲帝
  • 欸欸XDDD我不是神啊,只是說說我對兵長的一點看法:3
  • 總之必須謝謝,受益良多(?)

    夜色濫殤 於 2013/08/18 11:05 回覆

  • 哉也
  • 雖然當時說兵長真是個好文青 阿草他本人也說不文青 文章上就會有點落差 但文青又會讓人覺得兵長不一樣 整個矛盾

    不過其實仔細想想兵長好文青其實也不意外XD"

    剛從台南回來就偷上來看了:"P
  • 文青和文青,到底為毛可以這麼糾結(乾)

    總覺得兵長其實也不如外表那樣流氓(淦做死發言#)

    那個時間你怎麼沒去睡覺ㄋXDDDD(干你ㄆ事)

    夜色濫殤 於 2013/08/19 19: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