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煙裊裊,白霧環繞起這世外桃源,與世隔絕。

  湖畔石桌,青衫少年與一白衣男子相對而坐,少年埋首,手執狼毫不停地書寫著什麼。

  白衣男子見他這樣拚命,嘴角抽了抽,那張俊秀的臉有不置可否之色。

  「墨衷,且別寫了罷,越寫越教人喪氣。」他道,語氣僵硬。

  名曰墨衷的少年不以為意,聳了聳肩膀,淡淡地說道:「你不想知道重華會如何麼?東皇太乙這回可謂法外開恩。」所指便是雲中君重華私會人間女子大動凡心之事。

  「法外開恩?得了,毒火鎖身,千年不得言,這未必輕饒。」

  「至少不是當場斬殺散盡神魂。」連轉世都沒有。

  白衣男子默然,此話倒是有理。毒火鎖身刑向來用以對付上界馴服不了的萬惡之人、神、魔。

  或許重華那固執反抗,便是這類冥頑神祇。

  墨衷是這上界二十七重天少數習得神術以窺未來的神祇,紙上所寫,便是往後之事。

  「重華這等執意,怎麼,你說,會有好結局麼?」白衣男子問道。

  他凝神思了一會兒,方道:「難說,凡心何等脆弱,況且千年以後。」

  「什麼?你怎麼淨預知些悲劇。」白衣男子難以置信地看著他。

  「我還不知道結局,不過預測爾爾。」停下書寫的手,墨衷靜了半晌,爾後才叫了他一聲:「紹璟,你可知東君那新收的女徒?」

  紹璟對這個問題感到莫名,仍是答道:「知道,脫胎換骨過了,看不出來歷。現在還只是個半仙,大概十四、五歲模樣罷,名曰……清隱?」

  「清隱?」墨衷挑了一下眉,「那東君和重華可不是一般交情,神魔大戰淬煉出的生死之交……你懂我在說什麼罷?」

  他愣,思索了一會兒後睜大雙眼,異常驚訝,倒抽了一口氣後方喃喃道:「不可能……東君可知他此番會有何種後果!」紹璟按了按眉心以定心神。

  「然……從下界來的『東西』,有哪樣東皇太乙會不知?」

  紹璟的頭更痛了,「東皇太乙……老是這般喜怒無常,這又是再看好戲麼,可別棒打鴛鴦散啊。」敢情那王座上幾萬年的傢伙是閒得慌了。

  墨衷思緒頓了一頓,又復執筆。

  「是合是分,還是端看他倆。」

  「可不嗎,但被你這麼一說,我總有他倆將不得安生的預感……」

  墨衷鄙視地看了紹璟一眼,「你那什麼破感覺,準嗎?你厲害不如去修習神術,最好贏過我。」

  他滿不在乎的語氣明顯激怒了某人。仗著手長,紹璟用力地戳了他太陽穴一下。

  「幹什麼!」墨衷惱怒地看著他,宣紙被狼毫一揮,灑出一道有些難看的墨跡。

  「你這張嘴說上幾句,比什麼刀劍神兵傷到都難受!」紹璟摀住了臉,搖著頭不忍看他。

  「……你突然矯情什麼,我……我嘴破行嘛。」見他這個神色,他表地不在乎,內裡比誰都難受,他就是沒辦法控制那張嘴,老是開罪他人,只好窩在這小小的霧仙洞足不出戶,紹璟還是他寥寥可數的朋友之一。

  紹璟定定地看著他一會兒,直到墨衷渾身不自在才移開,又淡淡地道:「說真格的,若重華中意的是哪個女神還是仙子,倒也不會有這事發生。」

  「到底人神殊途,東皇太乙身為上界之主,怎能撒手不管,豈不令他蒙羞。」

  「還有,重華的千年刑期服完之日不遠了罷?」紹璟掐指,「不然東皇太乙的氣也消了。」那傢伙總不會為了一件事火了千年還沒滅,這樣也太沒度量。

 

※※

 

  雲中君重華離開了上界禁牢。

  「喂,你早就看見了罷。」紹璟拎起一只色澤純潤的玉珮瞇著眼仔細觀看,兩根手指拈著的紅色絲線艷得像血,不知道為什麼讓他有些發怵。

  「嗯。」墨衷漫應了一聲,單手支頤,眼睛望著霧仙洞的茫茫景色兀自發傻。他難得不是一桌的筆墨紙硯,振筆疾書地把龍飛鳳舞的字跡都揮灑在宣紙上頭。

  見他如此,紹璟也沒多說什麼,只是將手中拎著的東西遞還於他,「拿去罷,這東西在人界還算不錯,你挺有眼光的。」

  墨衷的表情還是一樣平淡,看著並不太在意。

  「……東皇太乙根本就知道吧,叫清隱的那孩子。」過了一會兒,紹璟沉吟。

  「……應該吧。」墨衷不太確定地回答了一句。

  「你不是應該知道得比我詳細?」紹璟有些驚訝於他的迷惑。

  
  聞此言,墨衷的表情變得有些空泛,那雙平時神采奕奕的眸子而今特別黯淡。

  纖細的手指撫上了自己的右眼,遮住,左眼瞇得幾乎閉上。

 

  「……我不敢看。」

 

 

  「那便不要看了。」

  紹璟看著墨衷,用很平靜的語氣道:「不知天機,不懷神術的我還挺幸運的。」有時與世隔絕還是一種幸福。

  「……你這話,我不得不說是真格的。」墨衷疲憊地翻了翻白眼,有時他不想看,也會懾於東皇太乙的命令違反自己的意願,去看見那些殘忍血腥哀鴻遍地的景象……知道那是不久的將來,通常會讓他惡夢數日寒毛豎立。

  重華的心思不好揣度,他更不敢直接揭開答案,人神已然殊途……知道這個就夠了。

  「他們是否成雙……不過端看那雲中君能否查覺到自己的愛人已在上界。」

  東皇太乙知而不言沒有戳破已是對東君的極大寬恕,畢竟是自己的兄弟──但或許那看好戲的成分還多點──東君自然不可能用任何方法與重華明說,若是落得雲中君拋神籍入輪迴最後天人永隔,那便是東君多此一舉,可謂棒打鴛鴦散,教那火紅的太陽還不悔恨至死。

  完全不知那高高在上的帝王在想什麼。紹璟擰眉。近日上界的話題都繞在這上頭打轉。

  連他都有點動搖,畢竟此情天地可鑑,誰人能夠任憑悲劇發生。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紹璟。」墨衷的聲音莫名無力,「但這事,始終不是咱們能管的。」

  一語驚醒夢中人。紹璟使勁捏了捏打結的眉心,跟東皇太乙作對的下場,他半點不想知道,也不想親身體會,重華就是上界所有暗流的前車之鑑。

 

※※

 

  「墨衷,你猜怎麼著?」

  今日,紹璟一入霧仙洞,就笑著這麼問他。

  「什麼怎麼著?」墨衷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一臉莫名其妙地望著他。

  「東皇太乙告訴重華了。」

  他一愣,再問道:「告訴他什麼?」

  「清隱那孩子的事。」

  墨衷登時大愣,那心思詭譎難測的上界君王這廂是大發慈悲了?

  事出非常必有妖。

  「只是,東皇太乙告訴重華,那孩子近日有死劫,躲不了,不消多久便到,倘若重華能喚起那孩子的記憶,東皇太乙就會寬恩親賜他們一世姻緣。」

 

湊了多點字才放了上來//

其實我覺得東皇太乙在這篇雖然玩心太重,但至少是個合格的傢伙(诶)

結局其實我還在想,才會在POPO那邊一日一日地拖(居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色濫殤 的頭像
夜色濫殤

月夜獨語

夜色濫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丰鏡
  • ㄇㄊ就算沒有滾下坡還是更了//
    我似乎看見ㄐ情了ㄏㄏㄏ(ㄘ土
  • 我滾下坡你就不用期待ㄌ,是說你ㄋ(#
    ㄏㄏㄏ。(诶

    夜色濫殤 於 2013/08/02 19:28 回覆

  • 丰鏡
  • 我神馬,我沒有滾下ㄆ啊(#
  • 你不用更文ㄇㄈㄐ#

    夜色濫殤 於 2013/08/03 02:00 回覆

  • 丰鏡
  • 等我牙齦拆線再說(沒心情意味
    不然來發舊文好了//
  • 去ㄅwwwwwwww

    夜色濫殤 於 2013/08/17 2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