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數的屍體散落在你倆的四周,身首異處的,四肢分散的,支離破碎的……

  沒有一具是完好的。

  僵在原地,你動彈不得,看著那坐在一大群肢體中間、渾身浴血少年舉起一隻手──不屬於他的手──胡亂揮舞,不時把玩著,爾後將之隨意地甩開,咯咯笑著聽那東西落地的響聲,所有聲音都尖銳得讓他想捂起耳朵,讓他想吐。

  「……為什麼要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呢?」少年的聲音很輕柔很稚嫩,卻帶著穿透一切的殘忍,冷酷的天真。

  鮮血湮滿室內,淹在你黑色的皮鞋上暈染出噁心的顏色。

  「嘻嘻,我問了呀,可是,」細瘦的手指輕轉著一把銀亮的手術刀,滿室猩紅之下也將它染色,「他們什麼都不說呀。」

  「你要說嗎?」他站了起來,血窪蕩起層層漣漪,暈亂了他扭曲的笑靨。少年一步一步地靠近,你無法動彈,情感延伸出的枷鎖將你束縛在原地。

  「你的表情好害怕的樣子呢!」少年笑得燦爛,你當然害怕。

  繞著你的全身,他揮舞著手術刀。銀光蝶蝶,閃得你眼睛疼痛不已。

  臉上劃過一股疼痛,大概受傷了。

  「放心吧,我不會殺你……也不會亂切你,嘻嘻。」他笑得天真無邪,你毛骨悚然。

  「這樣我就沒有人陪了啊、所以我要讓你活下來。」

  是他要讓你活下來。你沒有權利決定生死。

  少年扔下了手術刀撲了上去,你承受不住衝擊而坐倒在地,濕潤溫熱柔軟的東西舔上了他似乎受了傷的臉,傳來一陣麻痛。少年捧著他的臉蛋,騎在他身上,地上的血徹底染紅了他的衣褲,黏膩潮濕的腥氣充滿了兩人之間。

  「……從小我就最喜歡你了,雖然你不會說話,但你是唯一對我好的人,哥哥。」舌頭纏上了略冰冷的唇瓣,不捨地逗留。

  你輕撫他的腦袋,施力往自己唇上扣,兩人在鮮血裡糾纏。少年胡亂蹭著彼此的下身,直到兩人的身體已經不能再負荷這樣的熱度,急於宣洩。

  少年親吻著他被劃傷的痕跡。

  「我們兩個都是……被世界拋棄的人。」

  「殺了他們、就不會再被欺負了。」

 

  至少是同一種人。

  其實這個弟弟還挺可愛的。


  在理智被快感湮沒前一刻,他想著。

 

 

【FIN】

一對病態兄弟的故事,哥哥是啞子,雖然各種弱勢但還是攻,因為弟弟很依賴的關係(?)

靠我想補H(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色濫殤 的頭像
夜色濫殤

月夜獨語

夜色濫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哉也
  • 快 H呢(!不是
  • 天真你wwwwwwwwwwww我看看有沒有時間吧(X

    夜色濫殤 於 2013/07/18 18:58 回覆

  • 微風
  • (看!!!!!!
    是說看到天真害我以為是瓶邪(喂你
    喜歡這篇wwwwwwww
  • 小哥只是無口不是啞吧啊wwwwwww(X
    謝謝喜歡wwww

    夜色濫殤 於 2013/07/18 21:00 回覆

  • 微風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話說我又重看一次了////
    好阿夜殤兒補H!!!!!!!!!(上吧
  • 居然wwwwwwwwwww
    好啊我看日更還挪不挪得出時間(?!

    夜色濫殤 於 2013/07/18 21:30 回覆

  • 輓音末
  • 請把h補上吧!!!!!!!!
    不然會令人很在意的...(兄弟大好......腦殘了...
  • 再看看XD

    夜色濫殤 於 2013/07/19 18: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