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1關鍵字: 「心愛的人」、「神明」、「不說話」



  上界二十七重天的禁牢關著一個被火所焚的神靈。

  清隱去偷看過……他的四肢用火焰的枷鎖牢牢縛住,長期的燒灼卻未曾見那天衣殘破,畢竟是上界的東西。這用來鎖神的火焰帶著劇毒,衣衫縱然不破,被拔除護體神力的他自然不能倖免,只能靠著千萬年不滅的生命苟延殘喘,好幾回,燒爛中毒了的肌膚都流出了紫黑色膿血下來,卻又不停的滋長血肉回復,完全是無止盡的折磨。

  然而祂也只這皮肉傷像是在受刑的人。

  那個神靈的外貌約莫二十多歲,十分年輕,面若冠玉,劍眉似鋒入鬢,衣袂如月皎皎,羽睫撲搧,那墨黑的瞳仁總是死水一般的平靜,略為消瘦的臉龐也未曾泛起一絲漣漪。挺拔的身板站姿百年如一日,從容淡然,氣宇軒昂,彷彿自己現在並不是身處牢籠,猶如當時聲盛一時,長身玉立,丰姿朗朗,意氣風發。

  她來偷看過很多次,必須承認,有好多回她不當心弄出聲響被他所發現,他也僅是掃了她一眼便移開,無所多言,約莫是察覺她道行淺薄,不足以破開上界禁牢。

  多次之後,清隱也就敢蹲在鐵牢前,毫不掩飾地用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盯著祂看,祂也沒怎麼注意她。

  「你為什麼被抓?」她偶爾會這樣問。

  他從來也不回答,只是將一片死寂的視線投向禁牢延綿不絕的幽深之處,清隱知道,那是禁牢的出口。

  「你想出去嗎?」她問。

  他搖搖頭,仍舊半句話也不說。

  轉身,不再看她,月白的袖袍掩下那幾不可聞的嘆息。


※※


  溯以千年。

  雲中君重華下凡私會凡間女子,上界君王東皇太乙得知大怒,本要剝除仙籍浸入黃泉受萬年千刀萬剮之苦,但念眾神求情,重華執意,東皇太乙寬恩將他囚於禁牢,以毒火為鎖,加上禁言,要在幽冷無光的深牢裡,承受著毒物焚燒痛徹心扉的苦楚而不能言語半句。

  若此劫得過,重華便可捨仙籍入輪迴追隨那女子而去。

  重華得知懲罰以下,一言不發地跪地承受,然後立刻去了禁牢。

  曾經雲衣翩翩影,淪落禁牢囚下靈。

  只為伊人一世兩相繾綣,始終不悔。


  重華靜靜地看著有事沒事就來找他的小女孩,聽說是東君新收的小徒弟,原先凡體,入上界後便脫胎換骨,利她修仙。

  四肢早就已經麻痺,一動就會傳來椎心的痛楚,當然他也早習慣了,麻木地舉起了手,指著禁牢的出口要她離開。

  清隱沒有多抵賴,也只是多看他一眼,就起身走了。



  重華的視線突然有些恍惚,只覺那小小身影,似乎又跟那久不曾碰觸的記憶重疊了一起。


【FIN】

是否渣了(#)

其餘就自行想像ㄅ(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色濫殤 的頭像
夜色濫殤

月夜獨語

夜色濫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